冷月无尘

【某刀同人】丁门的日常01

请用日和的语气读出标题
各种用词不准确
各种废话
如果你正在看就当图个乐儿
以下故事皆为虚构,如有雷同,算你倒霉


  我叫丁冷,是……反正很多丁门弟子中的一员,虽然从名字来看,我是个很面瘫很冷淡的人,但是我真的不是这样啊喂!我只是有点不善言辞,真的……
  
          也不知道为什么师傅要收我们这么多弟子,以至于经常的局面就是,师傅带着几个年岁稍长的徒弟出去执行任务了,留下的家伙就开始各种作妖。面对这种状况,我时常会思考,我是谁我在哪儿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存在的价值究竟在哪。
 
      但是思考人生并不能避免麻烦,就比如说,那天夜里……
  
   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月光很惨淡,还有些微冷的夜晚。当时我有点饿,于是打算去厨房弄点夜宵,我就这么巧妙的路过了丁显师弟的房间。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,当时就算再冷,我也不会抄近路去路过丁显师弟的房间的。你要问我做了什么?拜托,我这么一个正直的人,怎么可能做坏事?我真的只是,碰巧看见了师弟要洗澡,碰巧看见他脱了衣服,碰巧看见了师弟的屁,屁股。对于一个热血方刚的少年来说,有点刺激,然后,什么东西就流了下来。当然不可能是口水了,不过是,不过是鼻血而已,流下来的一瞬间,我的想法是:天,我是不是大补的东西吃多了,火气有点旺呀这几天我得多喝点凉茶。

  你看看我的思想当时是多么纯洁,绝对没有想那个,圆润的,挺翘的,白花花的屁股。绝对没有!好吧,是有那么一点点。不过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我当时正打算马上闪人的时候,一回头突然发现丁修师兄,他,什么时候在我后头的,所以我刚刚流鼻血的全过程都被他看到了。

  莫名感觉师兄的杀气很重,我好方张,怎么办?我是不是要被灭口了。

  “师兄,我刚刚,真的什么都没看到!只不过我这几天大补的东西吃多了,所以容易流鼻血。”说完这话之后,我只看见师兄他意味深长的微笑。师兄,别拔刀,自己人。

 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我把自己辛辛苦苦存了好几个月的银子都上交给了师兄。虽然说钱是没了,但好歹命是保住了。我心里苦,但我不说。只是随后的几个月里师兄一直在坑蒙拐骗我的钱财,他说要是不给他钱,他就会四处宣扬我是个断袖,还能给我编出一套故事来。师兄您厉害,我惹不起惹不起。为了保持我正直的形象,所以我只好向恶势力低头。不过仔细一想,师兄,当时也看到了吧?

  但是这是毫无意义的,在质问过之后。他甚至厚颜无耻的说,那小子你敢不给吗,你打得过我再说。打不过打不过惹不起惹不起。这直接变成明抢了,心疼我的钱袋。

  由于这次的事件,造成我以后看到丁修和丁显,都绕着走,看到他们的房间,绝对不敢接近。

  也真不知道丁修师兄是怎么养成这么个大祸害的性格,真替丁显师弟的未来担心啊!

  你说明明标题叫丁门的日常,为什么全是我在叨叨?那是因为这个日常是我眼中的日常,哎呀从小事说起的才叫日常。【X】

  如果你这么不耐烦,那我就姑且介绍一下我的师兄弟们。

  先来说说我们的大师姐,丁枕,她可是个远,箭射的那可是个顶个的准。但她有个爱好那就是,喜欢拉别人凑成一对。她认为只有丁门自产自销,大家才能共同走上美好的未来。但我总觉得从长远角度来看,这种目标并不可能实现。

  所以由于大师姐的特殊爱好,我也顺理成章的被拉了一个对象——丁叁师兄。说到丁叁,这人,顶着一张勉强能看的过去的脸,四处欺骗无知的师弟或者师妹。而且最主要的是他还欠我钱。

  当初,年少无知的我,被他口中充满各种,美食美酒的花街给诱惑,结果被带去后,他让我在另一个房间先喝着,自己去找姑娘了,在我喝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候,突然被人告知,这人在姑娘的房间呆了一刻钟就跑了,现在帐都得由我结。说好的带我来开荤结果自己在一边玩的很开心?最后帐还得让我来结,都怪曾经年少不懂事。

  结局就是虽然我的钱到现在被要回来,但我可以拿一刻钟这个事嘲笑他一辈子了。而叁师兄,由于言行恶劣,终于导致了全门上下对于他的仇视,我觉得他至今没有被打死,除了有些小师妹舍不得对他的脸下手,还有就是他挺聪明的绕开了丁修和丁显,从不去招惹他们,不然我觉得他可能根本活不到现在。

  让我们回到原来的话题上,师姐热衷于教我们两凑成一对的原因我至今不知道为何,更可怕的是,她竟然还倡导一部分师妹师弟支持我们在一起?

  可是,我喜欢的是姑娘诶,这样叫我怎么找小师妹啊!就连丁叁那个混蛋都找到能和他在一起的师妹了,真是好气哦。但是我还是不能表现出来我的情绪,要平静,等姑娘们厌烦了就不会想起这事儿了。

  就目前来看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,毕竟大师姐还亲自动笔写了我们之间的故事,为什么我是下面那个我不服?重点好像不对?我来示范一下现实和大师姐眼中的我们。

  现实:“你什么时候还钱?”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呃,这个,师弟你看今天的天气真好”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别转移话题,快点还钱!”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弟我跟你说其实这几天师兄过的比较拮据,你看……”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,不过我打算过几天去喝喝花酒,师兄可有什么好推荐的。”
  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弟我跟你说,这周新来了几个漂亮的清倌,现在赶紧去应该还是雏。”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知道怎么清楚,你有钱去喝花酒还不还我钱,你是不是非要逼我动手你才还钱。”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成天动刀动枪的可不好啊!师兄我也不是吃素的,你就不能再等几日嘛。”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看看我等了多少个过几日了,不是我说你师兄,你不行还去什么花街,浪费银两,不如给我还钱。”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弟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,什么叫我不行,你这是逼我拔刀啊。”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打就打谁怕谁。”

  我已经可以想象出,在一旁看的很开心的大师姐她的脑内是怎么想象的了:
  “师兄,你竟然背着我出去喝花酒?”
  “怎么可能,天地为鉴?”
  “那你身上这香粉的味道怎么解释?”
  “这,下一次下一次绝对不会”
  “没有下一次了,你明明都不行还想着喝花酒?别让我再看见你。”
  “你说师兄不行?看来要让师弟你亲自体会一下了。”

  反正我想到这里我就,由内心散发出来的一种,一种恶心感。估计我们的战斗场面,也可能会被大师姐自动转化为不可描述。我真的只是要个钱啊喂!我不是断袖啊喂!

  不过我还是好奇丁叁师兄他真的一刻钟就完事了?这么短的时间他到底能做些什么?

  只是,若是我当时知道叁师兄在这短短的一刻钟之内到底做了些什么,我或许有可能会有机会改变这一切吧。

  明日的太阳依旧会照常升起,丁门依就会吵吵闹闹的日常。

  ——tbc——